• 设为首页
  • 收藏本站
  • English

正确认识舌痛症

2016-09-12 01:09:45 来自: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口腔科 周文文 浏览1051次

    在口腔科门诊临床工作中,经常遇到满面愁容、郁郁寡欢的中年妇女因“舌痛”前来就诊。这类人有一些共同点:1、无工作或工作比较闲逸2、经常自己对着镜子伸舌检查,甚至随身携带镜子自检 3、因过度自检致舌可比正常人伸出口外更长,部分人发现舌根部小“肿物”4、因发现“肿物”而更加恐惧,舌痛加重,更频繁自检5、辗转各家医院求医,医生不开药就认为医生“不认真负责”,尝试各种药物及治疗方案。就诊时面带忧虑,神情忧郁,诉及病症时滔滔不绝,而陪同的患者家属多表现为无奈和迷惘。这种舌痛症(或称灼口综合症)多为身心性疾病,若不能正确对待不仅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,也严重影响其家庭成员的生活,由于大众对于这种疾病的认识不够,往往因此而劳民伤财,因此,作为口腔医务工作者有必要在社会中就此进行宣教,以减少大众的恐惧与忧虑及因此而致的家庭、社会负担。
    舌痛症,又称灼口综合症或神经症性面痛、非典型性面痛、口腔感觉异常,是舌部烧灼感、刺痛感为主要表现的一组综合征,该病多发生于舌根部、舌缘、舌背和舌尖,其他部位如唇、颊、腭、咽等亦可发病,而检查无明显客观体征。40~50岁更年期女性为高发人群,患者多数不能准确定位疼痛部位,主诉为“双侧口腔痛”或“口面部疼痛”,可在过多说话、空闲休息时加重,但在工作、吃饭、熟睡、忙碌等注意力分散时痛感减轻甚至消失,就诊时可滔滔不绝主诉一些症状而无疼痛。因其症状表现为烧灼痛、刺痛,与一般的疼痛不同,患者多有“恐癌”,并因此不能继续正常的工作和生活,过多关注于此病,经常对镜自检,部分患者因此发现舌根背部轮廓乳头或舌根侧缘叶状乳头,因缺乏医学知识而陷入恐慌,更加关注于自身病症,自检及求医愈加频繁,而久治不愈更加重了心理负担,舌痛加重,如此恶性循环。
    舌痛症的病因复杂,血液、代谢、内分泌、营养、微生物、过敏、修复学等因素均可为病因,但更多是神经心理因素,患者多有不同程度的抑郁症、焦虑症等精神疾病或倾向。据文献报告,精神因素在舌痛症的发生上占有重要地位。80年代末,Sulliran,Castera临床治疗中已发现情绪状态异常,尤其抑郁情绪为舌痛症的重要病因。而后,Ottg报告的131例舌痛患者中发现,平均年龄为55岁,73%为女性,60%患者有一个以上精神病学相关的表现,通常是沮丧。Trikkas等对25例舌痛症患者的精神因素分析发现,这些患者的心理特征集中表现为敌意(尤为倾向内向或神经过敏)和沮丧。Rejol等于1993年应用汉密尔顿焦虑抑郁量表(Hamilton's depression and anxiety scales )调查了74例舌痛症患者,发现在31%可诊断为焦虑症,10.8%可诊断为抑郁症,8.1%可诊断为混合型神经症。次年,Rojol等应用了临床症状项目评量表(SCL-90)对舌痛症患者进行精神病理分析,发现此类患者不仅焦虑、抑郁情绪表现突出,而且强迫躯体化及敌对等情绪因子等分也明显高于正常组。同年,EIi等应用SCL-90表对舌痛症患者进行测试,得出与Rojol相似的结果。Матвеев ВФ等分析130例舌痛症患者的精神障碍,发现绝大多数是女性(118/130),多数是从精神衰弱开始,容易疲劳,好生气,睡眠不好,注意力和记忆力减退,情绪低落等。在分类研究中,发现以神经衰弱疑病综合症为主72例、精神衰弱强迫观念综合症31例、复杂的精神衰弱抑郁疑病综合症13例、精神 样综合症8例和妄想综合症6例。因此,对于舌痛症病人在排除全身系统疾病后,应更加注意心理治疗,保持正常的工作、生活,停止过度关注病症,口腔科、神经科就诊及心理咨询后无需辗转各家医院求医,更不可胡乱吃药,过分治疗。对于有舌痛症患者的家庭,建议家属陪同心理咨询,以协助患者通过心理治疗和暗示治疗提高和巩固疗效。